• 精选章节

    第16章

    傅家老宅。

    傅老太太来到傅君行面前,亲自伸手就要去解他的衣扣。却被傅君行一把握住了手腕。

    “松手!”

    老太太满面严肃,浑身掩饰不住的生气。

    强硬的解开傅君行的衣扣,当看到他心口厚重的止血带,那一刻眸光里戾气一闪而过。

    站在一边的叶兰依也看到了傅君行心口的伤,眼底闪过浓浓的心疼,“君行,你还要继续护着她吗?”

    “离婚,马上跟她离婚,我傅家要不起这样的儿媳妇。”

    不等傅君行回答叶兰依的话,老太太就先暴躁的吼道。

    此刻,所有傅家人对姜悠,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叶兰依也痛苦的看着傅君行,双眼含泪,眼里带满了祈求,无声的点了点头。

    傅君行拧眉,“这件事和她无关。”

    “你还敢护着她?”

    老太太手里的拐杖在地上哚哚作响,气的浑身发抖。

    傅君行是傅家最出众的后辈,尊受整个家族看重,在年轻一辈里,也是最有威望的存在。

    她们怎能容忍姜悠如此伤他?

    “太奶奶,这也不能怪悠悠,毕竟她当年本来也不愿意嫁给六叔的。”

    傅成泽上前一步,看了眼傅君行,而后对老太太说道。

    “你小子给我闭嘴。”

    老太太一拐杖就打在了傅成泽肩上。

    她是老了,但也知道傅成泽和姜悠的一些事情,现在她恨不得打死这个不顾伦理的重孙。

    姜悠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老太太的拐杖落在傅成泽的肩上。

    全场的人,都因此倒抽了一口凉气。

    傅成泽看到姜悠进来,隐忍着疼:“悠悠,你快走。”

    一声‘悠悠’所有人都神色各异的看向门口。

    傅君行看到姜悠,身上的气息都有了微妙变化,尤其看到她和傅成泽对视。

    眼底温柔的光,成了冻人的冰渣子。

    姜悠感觉到这股寒意,立刻从傅成泽身上收回目光,小跑奔向傅君行。

    傅成泽也同时捂着受伤的肩走向姜悠,“不用担心我,今晚就会处理好,你先回去......”

    姜悠目不斜视,竟直接从他身边经过。

    傅成泽:“......”

    身后,传来姜悠担忧的声音:“老公,我来晚了,你有没有事啊?”

    傅成泽浑身僵硬,他没看错吧?姜悠竟然给他难堪?她为什么这样对自己?

    想到之前她在电话里的变化,傅成泽的脸直接涨成了猪肝色。

    然姜悠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傅君行身上,“伤疼不疼啊?要不要让云凡直接过来?”

    傅君行声音阴沉,“秦风呢?”

    姜悠见傅君行的衣襟敞开着,一边帮她扣上扣子,一边说道:“我要来找你,就让他先回去了。”

    “你先回去!”

    傅君行一把抓着她的手腕。

    然而不等他拉着姜悠离开,身后就传来老太太威严的声音,“既然来了,那就爸离婚协议签了吧!”

    “老罗。”

    “是,老太太,我这就去书房取。”

    姜悠:“......”

    所以,离婚协议不但是傅君行准备过,就算是老宅也都准备好了?

    傅君行面色阴郁,回头对上老太太的目光,然不等他说什么,姜悠就上前一步。

    “奶奶,妈妈。”

    老太太:“......”

    叶兰依:“......”

    姜悠声音软软的,她们相互对视一眼,同时心里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样温柔的声音,多久没听到过了?

    叶兰依没说话。

    老太太看向姜悠,面色依旧不好,只听她说道:“你这一声奶奶,我当不起。”

    “奶奶,你不要生气了。”

    姜悠上前,手里还抱着那个绒布盒子。

    老太太一眼就认出,这是自己今晚才给姜雪阳补偿的,怎么会在姜悠手里?

    在老太太的疑惑中,姜悠将盒子递给老太太:“您的大寿在即,正是收礼物的时候,怎能把这么贵重的东西让人哄了去?”

    “你说什么?说我老糊涂了被骗是不是?”

    老太太本就生气,现在姜悠这句话,无疑是火上浇油。

    姜悠笑着点头,颇有点俏皮的样子,“嗯,是的,奶奶就是糊涂了,三言两语就被哄走了七千万的珠宝。”

    在场的人,都不敢相信的看向姜悠。

    她是不是疯了?竟然敢说老太太老糊涂了。

    但看着她这俏皮的样子,竟有种让人气不起来的感觉。

    叶兰依看着这样的姜悠,一切都好似回到了她小时候,那时候她那么可爱,也那么可怜。

    老太太气的脸色铁青,“你,你......!我不管你说什么,今天你都要和君行离婚。”

    叶兰依下意识要上前劝说。

    姜悠却赖皮的抱着老太太的手臂,“让我和老公离婚?不行不行的,我不答应。”

    老太太狠狠的瞪她一眼:“不离婚难道还等着让你要他的命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伤,是悠悠伤的?”

    傅君行适时上前,语气幽幽的说了句。

    姜悠看向傅君行,男人目光深邃,姜悠瞬间明白他这是在维护自己,她心里感动。

    她一向是个敢作敢当的人。

    但是在伤老公这件事上,在她们面前绝对不能承认。

    所以这锅,必须甩姜雪阳身上才行!姜雪阳既然不仁,她也只能不义。

    老天太又瞪傅君行一眼:“雪阳都告诉我了,你还要为她狡辩?”

    “原来是她在你面前挑拨离间?”

    傅君行语气危险。

    姜悠也赶紧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对啊奶奶,她都怎么说的?”

    “你们什么意思?”

    叶兰依上前一步,问傅君行。

    傅君行拧眉看向姜悠,姜悠接到暗示,抱着老太太的手臂更紧了紧,有些为难的看向叶兰依。

    叶兰依带了姜悠十年。

    对姜悠伤害傅君行的事无法原谅,但在别的事情上,她还是下意识会护着。

    “悠悠,你说。”

    老太太这时候也看向姜悠。

    姜悠委屈的低眸:“这事,不好说。”

    傅君行见姜悠这般,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这丫头到底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演技。

    傅成泽看着姜悠,也下意识上前,然而却被傅君行一个冷眼扫过来,生生止了脚步。

    傅成泽这下意识的怂样子,被姜悠眼角的余光尽数扫到。

    “你倒是说啊。”

    老太太急了。

    她倒要看看,她宝贝孙子这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姜悠装出一副你们再三逼问我,我不得不说的样子,“其实是我发现了姐姐她一直骗我。”

    “我问她来的,谁知道她恼羞成怒,就和我打了起来。”

    “雪阳会打你?”

    老太太不相信。

    毕竟姜雪阳一直都在她们面前表现的优雅得体,脾气好,又识大体。

    虽然是小三的女儿,但她一直都在努力优雅着。

    “是啊,我也没想到的奶奶,当时打的过程中,她抓到水果刀就要往我身上招呼,刚好碰到老公回来,是老公救了我一命。”

    言下之意就是,傅君行那伤是姜雪阳伤的。

    说到这里,她还委屈恐惧的哭了起来。

    老太太还是不太相信,问姜悠:“她骗你什么了?”

    “她接近我是因为觊觎我老公美色,想撬我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