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选章节

    闪婚成瘾:厉爷别太撩第1章

    第1章

    婚礼前夜,她和继妹同时被绑架,未婚夫却只救走了妹妹......

    绑匪狞笑着扑上来,“刺啦”撕开她的衣服。

    温宁仍然不敢相信,傻傻等待,“不要!求你们再等等,许逸说会给赎金......”

    绑匪怪笑一声,拨通电话嚷嚷,“温思柔,你这个姐姐可真够傻的!”

    温宁头脑一僵。

    耳旁传来继妹的嘲讽,“你还真信姐夫会救你那种鬼话?实话告诉你吧,我怀了姐夫的孩子!”

    温宁的脸色发白,“你们,是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

    “姐夫爱的一直是我,和你在一起,不过是利用你帮他开公司!现在他是总裁了,你猜你为什么被绑架?”

    温宁手脚发凉,不断的摇头,“我不相信,叫许逸跟我说!”

    “他就在我床上,我怀孕他都忍不住。”

    电话里传出男人绝情的声音,“温宁,你没有利用价值了,好好上路吧!”

    轰!温宁脸色一片惨白。

    八年爱情长跑,原来只是一场欺骗利用?为了独吞公司,他要她死!

    温宁的泪滚滚落下。

    温思柔诡笑,“他还想留你全尸,那我就让你死得难看,你们先玩够她,再扔去喂狼!”

    “温思柔,我待你如亲妹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爸妈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以为爸妈真的爱你?”温思柔冷讽。

    温宁一怔,她这话什么意思?来不及细想,她就被绑匪拖进了深山!

    他们邪笑着压了上来,温宁恐惧的浑身发抖,她不甘心!

    难道就这么被许逸和温思柔设计,被这些人玩死?

    不,不能......!

    猛然间,她看到山下漆黑的公路边,停着一辆轿车,车门奇怪地敞开了?

    车后座坐着一个男人,模糊高大的侧影,气氛却不同寻常,明显压抑着什么。

    她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死命撞开了绑匪,滚下山朝车子冲过去,急急地哀求, “先生,能让我上车避一下吗?”

    “滚开。”

    漆黑中冷冽的星眸半闭,男人呼吸沉重地警告。

    身后绑匪追来了!

    “有人追杀我,先生,求求你!”温宁抱住他的大腿爬上去,关闭车门!

    她发抖的身子不断蹭着男人的西裤,她浑然未觉。

    黑暗中那双嗜血的墨眸,霎时睁开,男人滚动喉结,“你不下去?”

    “我不能下去!”她慌忙想爬到前面去开车。

    蓦地脚踝被滚烫大手拽住——

    “呵。不管你是谁派来的,既然送上来,”男人黯哑冷笑,“那就别后悔!”

    话落一瞬间,她被男人一把扔向座椅,随后精壮的身体包围下来......

    温宁懵了,她来不及挣扎就被痛楚席卷......

    她瞪大眼睛哭了,怎么推都推不开那可怕的力量。

    渐渐地......黑暗向她袭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宁缓缓苏醒......

    男人还在熟睡,天还没有亮。

    温宁捡起衣服,胡乱地逃下了车。

    这一夜,她挣脱了绑匪,却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温宁悲凉的擦拭眼角,不敢停留,更不敢回头去看车里的男人。

    -

    十天后。

    温宁奄奄一息,终于走回到榕城,温家。

    逃跑时她身无分文,这一路她忍饿挨冻,只剩下半条命。

    温宁攥紧手,这十天,她没有看到一条爸爸寻找她的新闻。

    温思柔说爸爸根本不爱她,回想从小受到的不公......温宁死死咬住唇。

    她不相信,她拼着命回来要质问明白。

    温宅后门,温宁冷目走进去,还没抬脚,就听到客厅里传来争执声。

    “这人死了尸体没找到,哪里能放心!”继母云萍忧心忡忡。

    温思柔语气阴鸷,“爸,你担心她横死找来的话,那就给她配个阴婚!到时候既赚一笔又锁她的魂!她哪还敢来索命。”

    “会不会太狠。”这是父亲冷漠的声音。

    温宁颤抖着滑倒在地上,她面无表情的脸像被被寒风剔骨,她幻想过父亲担心她的安危内疚,幻想过继母和温思柔惶惶终日。

    却不曾想,他们只想着榨干她死后的价值,竟拿阴婚锁她的魂!

    “狠什么,老爷,温宁本就是你养来给思柔挡灾的!”

    “再说,当年咱们是怎么对她妈的,万一温宁没死,让她发现了你的秘密......”

    “别说了!如果她没死,今天我也会让她死在这。”温海的声音听起来哪有父亲的半点仁慈。

    “接下来给她泼点脏水,思柔和许逸借此占了她的公司。她外公留下的东西,就属于我们了,还有她舅舅,迟早解决掉......”

    地狱空荡荡,恶鬼在人间。

    温宁把嘴唇咬破,忍住不冲进去拼命。

    恐怖与滔天的愤怒让她腹部剧痛。 她听明白了,母亲的死有隐情,更甚乎,她的身世更可疑?

    她不能死在这!

    温宁心如刀割,捂着肚子跑出去,打车,“去医院......”

    “本台播报,温家大小姐温宁疑出轨多人婬乱,被情夫杀害在深山,她家人痛彻心扉,正急寻尸首…”车上的广播在响。

    温宁木了一会,只剩冷笑,她期盼家人寻找她的新闻终于出来了。

    却是往她的‘死’上泼尽脏水啊,他们颠倒黑白!好让许逸那对渣男贱女名正言顺拿走她的一切!

    恨。好恨。她必须让自己活着,她要复仇!

    “小姐?”司机见她晕倒下去,大叫一声。

    “这姑娘怎么伤这么重?”

    温宁模糊地听到医生跑过来......

    再次苏醒,温宁发现手背扎着针,医生拿了一份检查单朝她走过来,诧异道,“小姐,血检你的hcg很高,这证明你不仅受伤,你还怀孕了!”

    温宁一僵,犹如被雷劈中,“医生…你说什么?”

    “还不到两周的早孕,你男朋友没来吗?”

    温宁的樱唇发白,十天前黑夜中那个强暴犯!

    她怎么这么倒霉,就怀孕了?

    医生一看她的反应也明白了,“要打掉?那我帮你预约手术......”

    “谁也不许动她的肚子!”突然,急诊室闯入了一批人。

    为首的是个西装革履的男子,直接把医生轰了出去。

    他转头,礼貌朝温宁颔首,“温小姐,你怀孕了是吗?请跟我们走一趟。”

    温宁陷入惴惴不安,“你们是谁?”

    “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