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选章节

    萧云棠仿佛听到什么惊悚的东西,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喜欢我?喜欢到天涯海角追杀我?”

    有人这样喜欢她,她真的会谢!

    青右越听越迷糊了,“谁说大人要杀你了?”

    萧云棠环着手臂,冷笑一声,“你敢说你们这次不是来杀我的?”

    别告诉她,他们是来这儿踏青的。

    青右自责道:“这事儿都赖我。若不是我看到女使名单上没您的名字,多嘴问了一句,就不会惊动大人了。”

    他将事情经过,解释了一番。

    萧云棠听完,却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合着是青右告诉燕淮,说自己快不行了,他才赶过来的?

    “还有上次在宫里,也是大人让我去帮您的。”

    什么?!

    他跑到荣景宫里胡说八道一番,居然也是燕淮的意思?

    萧云棠瞪大眼儿,震惊得不行。

    那平日里明明十分灵光的脑袋,这会儿愣是转不过弯来了。

    “那萧姑娘,我就先走了。”青右说完该说的,也离开了。

    萧云棠蓦地回过神,也没空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了,赶忙地去查看萧绝和巧月的情况。

    燕淮一走,两人身上的冰很快就全部融化了。

    “我这是怎么了?”

    他俩缓缓地睁开眼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萧云棠看着两人没什么异常,顿时松了口气。

    看来燕淮那家伙,并没真的想要他俩的性命。

    一想到这里,她不由拧紧了眉心。

    ……

    晚些时候,又有大夫上门。

    这已经是这几天徐贺请的第十七拨大夫了。

    萧云棠继续装病,柔弱得好像多喘口气都能过劳死似的。

    大夫号了半天脉都没号出个四五六,眉心一皱,一副神情凝重的表情,“徐大人,令千金情况不妙啊,看这样子,怕是活不过三日,还是早早准备后事吧!”

    躺床上的萧云棠听到这话,差点没直接跳起来,当场翻俩跟头,再做一个托马斯旋转!

    之前那些大夫虽然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但却十分地谨慎,没乱开药也没信口雌黄。

    今天这位,一来随便一号脉,张口就要人准备后事,不是庸医就是骗子!

    徐贺爱女心切,一听这话,紧张得不行,连忙问解决之法。

    那大夫一脸为难地摆手,“哎呀,不行,绝对不行,胡乱泄露天机,那可是要折寿的!”

    徐贺连忙给管家使个眼色,管家立马去端了盘金子过来。

    “我徐贺就这么一个女儿,还请大夫不吝指点两句,若能治好,徐某另有重谢。”

    那大夫瞥了眼托盘里的金子,眼睛都快瞪直了,面上还得故作镇定。

    “咳咳,既然徐大人这么诚心,那老夫就给大人指条明路。马上就到祭天大典了,届时帝尊大人会赐下圣水。圣水饮下,百病全消,令千金的病,自然迎刃而解。”

    徐贺皱眉道:“可那圣水向来只有新君有资格饮用,我们如何能得?”

    “罢罢罢,老夫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不瞒大人,老夫曾有幸遇见过帝尊,他老人家觉得老夫悟性极高,特赐圣水一瓶。如今见大人爱女心切,就赠与大人吧。”

    萧云棠一边听一边感慨,现在这些骗子真是与时俱进啊。

    燕淮才刚来大晏多久啊,就有打着他旗号的人招摇撞骗了。

    这要治好了,骗子名利双收。

    这要治不好,那就是帝尊大人的圣水不管用。

    徐贺这只老狐狸,再怎么爱女心切,也不至于上这种当吧?

    正想着呢,没想到却听到徐贺激动不已的声音,“大夫能够割爱,徐某感激不尽,快,再去给大夫取些诊金来!”

    两大盘黄灿灿的金子,足足上千两。

    那大夫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财,两眼放光地往兜里揣。

    可才揣了几锭,人就突然口吐白沫地倒在了地上,眼睛瞪的像牛眼那么大,“有……毒……”

    徐贺一改刚才的人傻钱多的模样,眼神冰冷,嫌弃地掩住口鼻,“拖出去,处理得干净点儿。”

    管家领着下人,很快就把屋里收拾干净,每个人全都冷漠着面孔,连点惊讶神色都没有。

    显然是见惯了的。

    反倒是萧云棠,差点没收住情绪。

    她还是太低估徐贺的狠辣程度了,笑眯眯地便夺人性命!

    徐贺拿了那瓶所谓的圣水走到女儿的床边,声音明显温柔不少,“箐儿,爹给你找来了圣水,你喝下这个,病就好了。”

    圣水饮下,百病全消。

    这是四国流传已久的说法。

    萧云棠不信这世界上有能治百病的灵丹妙药,所谓的圣水,大概就是加持了治愈法术的普通水罢了。

    既如此,是不是意味着,那圣水也能解哥哥的蛊毒?

    她正想着呢,徐贺以为她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直接捏开她的嘴,把那一整瓶圣水全喂进了她嘴里。

    甜滋滋的味道在口腔里扩散,她咂摸咂摸了一下味道。

    不说跟蜂蜜水很相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猛地一抬眼,整个人像是重新焕发生机一般,突然变得精神起来,“我好像没事了!”

    这恢复的速度,叫徐贺都吓了一大跳,“箐儿,你……你当真好了?”

    萧云棠点头,“是啊,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说话都不用大喘气了。这圣水真管用啊!”

    徐贺暗暗嘀咕,难道那大夫说的都是真的?

    不过现在人都死了,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呢,自家女儿好了才是最要紧的。

    萧云棠起身下床活动了一下筋骨,表示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便顺势问道:“遴选女使一事,我还能继续参加吗?”

    徐贺见她心里还惦记着这事儿,很是欣慰。

    他忽地想起来,“说来今日下朝的时候,李公公还跟我说呢,说帝尊身边的那位青右大人,特意跟他询问过你的情况。”

    萧云棠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跟青右说的全对上了。

    所以说,真的是她误会燕淮了吗?

    她思绪正乱着呢,就听到徐贺真诚的发问:“箐儿啊,你说那青右,是不是看上你了?”

    “哈?”萧云棠一个趔趄,险些没站稳。

    徐贺却越想越笃定。

    否则为啥那青右谁都不问,偏偏就特意问了一下自家女儿呢?

    “箐儿,这次遴选由帝尊身边的两位大人负责,你可得好好利用你的优势,帮你表姐拿到名额……”

    话到一半,他忽地一顿,眼里野心勃勃,“当然,若是你能当选女使,那我徐家可真要飞黄腾达了。”

    “放心吧。”萧云棠摆了摆手,一副“包在我身上”的表情。

    她之前不乐意参加,一是为了躲燕淮,二是不想便宜了萧云芷。

    可现在知道燕淮对她没杀意,那她还怕个毛啊。

    抢走萧云芷的女使名额,看着她气得吱哇乱叫,岂不是更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