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选章节

    第6章

    “绝无可能!”沈兴川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霍斯宴目光幽幽飘过来,沈兴川硬着头皮,指着宋云溪低声呵斥,“你一身乡下带来的刁蛮习性!怎么配得上霍爷?!先前在妹妹的成人礼上闹了那么大一通,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说完,他马上转头对霍斯宴赔笑脸,“霍爷,让您见笑了,她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一声冷笑突兀响起,宋云溪环抱着胳膊,“他没说什么,你倒先评判起来。且不说我配不配得上,小三儿的女儿一定配不上!”

    沈梦婷闻言,眼眶微红,拉着孙亚梅的手低下头。

    “你!放肆!怎么能在人前这么诋毁你妹妹!”沈兴川瞪大眼睛,捂住胸口。

    “怎么,敢做不敢当?也对,是你管不住下半身才有了她,要怨还得怨你自己。”

    宋云溪嗤笑着上前,“刚刚有一点儿你倒是没说错,我确实不嫌丢人,丢的又不是我的人!是谁谁心里清楚!爸,你年纪也不小了,别这么大气性,免得把自己气死,抱不到自己的儿子!”

    宋云溪意有所指,横了孙亚梅一眼。

    孙亚梅脸色发白,朝宋云溪柔声道,“溪溪,别这么咒爸爸。”

    “爸爸?现在反倒承认我了,早干什么去了?”宋云溪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我可没这种爹,晦气!”

    “逆女!来人!把她赶出去!不许她再踏入沈家一步!”

    沈梦婷上前攀着沈兴川的胳膊,一手帮他顺气,“爸爸你别生气。”

    “我看谁敢动我!”宋云溪喝退佣人,目光锐利如剑,刺向沈兴川三人,“我宋家何时变成了你沈家!沈兴川,你黑白颠倒,日夜住在这栋房子里,不怕晚上做噩梦吗?!”

    她母亲的恨,宋家的仇,她要成百倍的讨要回来!

    霍斯宴自顾自走到沙发旁坐下,双腿交叠,好一出大戏。

    孙亚梅率先反应过来,朝沈兴川使了个眼色。

    今天霍爷是奔着提亲来的,婚事要紧,任由宋云溪把天闹翻,只要他们傍上霍家,未来还能怕她不成?

    “霍爷,是我们怠慢了。”孙亚梅推了沈梦婷一下,“梦婷,你过去,先陪霍爷说会儿话。”

    话音未落,宋云溪就大步越过他们,径直坐在霍斯宴身边。

    “溪溪!”

    宋云溪冷眼看着孙亚梅神色变了几变,“怎么,我还不能坐这了?”

    “妈妈,没关系。”沈梦婷故作识大体,柔声笑道,“霍爷人中龙凤,器宇不凡,姐姐在乡下长大,定然没见过这样优秀的人,言行上有些激动也是正常的。”

    呵呵,这是阴阳怪气她没见识呢。

    “戏还没看够?”宋云溪曲肘去碰霍斯宴,却被对方先一步避开。

    下一刻,宋云溪听到了沈梦婷包含嘲讽的轻笑声。

    “差不多得了,要提快提!”

    沈兴川怕宋云溪坏了大事,急忙拽着她的胳膊将她从沙发上拽起来。

    “霍爷,溪溪她也是关心妹妹,语气稍急了一些。”

    宋云溪懒得反驳,任由他们一个俩的往脸上贴金。

    “无趣。”霍斯宴薄唇轻启。

    孙亚梅笑容僵在脸上,装作没听见,直切正题,“我和兴川都没意见,婚事毕竟是你和梦婷两个人的事,小婷,你怎么想?”

    沈梦婷羞红了脸,低头柔顺道,“我没意见。”

    沈兴川拿宋云溪当空气,话赶话道,“既然如此,那这婚事就这么定......”

    “错了。”霍斯宴手指轻敲膝盖,避开宋云溪投来玩味的视线,对上沈兴川忐忑的目光,“是我和她的婚事。”

    霍斯宴手指指向宋云溪,沈兴川一家顿时惊住了。

    “霍爷,您是不是弄错了,梦婷才是我沈家的大小姐。”

    孙亚梅附和,“是啊,霍爷,您别和我们开玩笑。”

    “没弄错,就是她。”霍斯宴说着,起身拍了拍压皱的衣摆。

    “这......”沈兴川语塞,看到孙亚梅蹙着眉疯狂朝他使眼色,“咳,霍爷,这丫头顽劣,比不上婷婷温柔体贴,她若是进了霍家门,定然惹事不断,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笑话。”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

    沈兴川顶着霍斯宴施加的威压,险些喘不过气,“不、不敢。”

    一家子阿谀奉承之辈,竟然养出个牙尖嘴利的刺头。

    霍斯宴颇有深意地看了宋云溪一眼,后者下巴微扬,毫不避讳与他对视。

    两人目光短暂相接被沈梦婷看在眼里,她心中嫉妒,掐紧五指,小幅度摇晃了下孙亚梅的手,声音压得极轻,“妈!”

    “诶呦!”孙亚梅突然捂着肚子,身体一软,歪斜着倒在沙发上,“兴川,我肚子好疼!”

    “妈!你没事吧!”

    “肚子疼嗓门还这么大,装也不知道装的像一点儿。”宋云溪对孙亚梅拙劣的演技表示无语。

    沈兴川闻声急忙走过去,半蹲在沈梦婷身前,刚握住她的手,手指就被掐了一下。

    他立马反应过来,配合演戏,一脸歉意走到霍斯宴身前,“霍爷,我家夫人身体不适,不如这婚事改天再谈吧,改天我们一家亲自上门拜访。”

    孙亚梅头一歪,假意昏死过去,沈梦婷跪坐在沙发前,伏在她腿上小声啜泣。

    “既然你们家有事,我也不便久留。”

    沈兴川堆着笑,想要送他离开,却被霍斯宴制止。

    霍斯宴微不可闻地勾了下唇,“还有,明天我就和宋云溪领证完婚。”

    他的话犹如重磅炸弹,炸得众人均是一怔。

    孙亚梅安耐不住,睁开眼从沙发上坐起来。

    宋云溪挑眉,这么快,她还以为至少要再过了两三天。

    见沈兴川一路跟着霍斯宴,宋云溪大步向前,别开他的身形,横了他一眼,“都告诉你不要跟着,你怎么这么没眼色呢。”

    不等沈兴川反应,宋云溪一路小跑去追霍斯宴。

    他跑那么快做什么!

    “喂!”

    宋云溪追上霍斯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

    “干什么?”霍斯宴蹙眉。

    “我还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宋云溪摸出手机,亮出二维码,“加个微信吧。”

    小说《霍爷又醋了》 第6章 试读结束。